400-590-9963

15878987753

办公耗材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229号
联系方式:400-590-9963
公司传真:020-85996631
手机:15878987753

加上自己钱也派完了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3/15 13:48 浏览:

  他半路杀出,动用直升机、游艇捉劫匪,为他赢来“为富者仁”的美名,也招来了炫富的质疑。事情也许没有想象的复杂,而这个人,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。 农民出身的刘柏权,对动用直升机抓贼,反复强调只是 出于“本能”。有人看到他的报道后则说,“这种事只会在东莞发生。”大多数东莞富豪们的低出身,让他们有一种朴素的特质,做事没那么矫情。 南都周刊记者_石宴瑜

  刘柏权并不是第一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听到别人称他是富豪,刘柏权反应极大:“不要说富豪,笑死人了,东莞大把人有钱。” 48岁的东莞商人刘柏权,之前被媒体报道写作“刘富豪”,也被误写为“刘伯权”,甚至被称作“常平首富”。 他半路杀出,动用直升机、游艇捉劫匪,为他赢来“为富者仁”的美名,也招来了炫富的质疑。事情也许没有想象的复杂,而这个人,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。 大炮打蚊子 抢包,招来直升飞机追。 这是22岁的东莞人姚某抢劫生涯里最具戏剧色彩的一幕。7月15日晚,在东莞常平发生的一件被网友称为“ 大炮打蚊子”的事件,让他和29岁的同伙贵州人卢某赶上了。 这天傍晚6时许,卢和姚开着摩托车“一路抢过来”,在常田路上,他们抢到了第三宗。 几十米外,开着黑色保时捷越野车的东莞商人刘柏权,架车跟了上去。姚警惕地发现后面有车,立刻加速逃跑。 刘柏权一边报警一边追。关于追车他有经验,得看准时机去撞对方。他压着速度和摩托车并行,开了两三公里后,刘突然大力地朝摩托车前轮撞去,保时捷的保险杠裂开了,更伤的是摩托车,前轮的轮轴弯了,根本没法再开。两个劫匪疑犯惊慌地跳下车,分头向附近的村里逃去。 坐在保时捷里的还有刘柏权的大儿子刘卓良和飞机师潘意彬,也跳下车去追劫匪,他们很快抓到了负责抢包的卢某。姚某被追得无处可逃,跳进了鱼塘。 夜色越来越深,姚某游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似乎“已经游到无力”却不敢上岸。刘柏权有些担心,这么下去他会“浸死”,想到自己的飞机场离这不远,他请示警方,开直升机把疑犯逼出来。 得到警方同意,刘柏权马上打电话给机务,让他把飞机推出来,做好检查,他和儿子用了“两分钟”车程赶到机场,“四分钟”后,价值4000多万的贝尔407起飞了。 刘柏权对自己的驾驶技术很有信心,但他还是安排了机师进行指挥,毕竟天色已黑。他还带了飞机的渔网,想着劫匪游不动了,一抛就能把劫匪捞上来。不过,上了飞机,刘柏权没敢用渔网,他怕劫匪上了飞机跟自己对打,“不够他打,搞到(自己)危险”。 枣红色的贝尔407直升飞机悬停在鱼塘上方,直升机的灯光射在水面上,轰隆隆的巨响中,螺旋桨旋转掀起的水浪,不断打在水中的姚某脸上,刘柏权坐在驾驶位子上,看见他“食水食到饱啦”,姚脱下衣服挡水。旁边坐着的刘卓良拿着棍子一次次戳向姚,试图赶他上岸,突然姚某一把拽过了棍子,挥棍子去打飞机,刘柏权立刻提升飞机,飞机飙向上方。 盘旋了20多分钟,飞机逼匪无果,刘柏权又叫人开车把私人汽艇运来,不过,由于现场警方也调动了橡皮艇,经历了3个多小时,在水陆空的全方面围困下,精疲力尽的姚某最终还是由特警用橡皮艇拉上了岸。 刘柏权和儿子这天吃晚饭时已10点多,他们“已经不记得饿了”。 这个生意人 7月19日上午,在东莞常平汇华国际饭店的办公室,刘柏权面对南都周刊记者的采访,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建汇酒店管理公司董事长的名头。 过去的几天,全国有多家媒体都在找他,他只是在电线日下午,身在香港的刘柏权接到记者电话时,他在电话那头似乎有点为难:“过几天再采访行不行?”他明白地表达了担心:“会不会写我负面啊?会不会对公安有负面影响?” 讲起追贼的经历,每次记者一问细节,他就会眼皮往下一垂,嘿嘿一笑:“就是这样的啦。”采访的间隙,他的手机不停响起,有本地报纸的电话采访,有香港的杂志要求访问,他直接拒绝:“对不起啊,我没有钱,我没有时间。” 刘柏权的办公室有些杂乱,洋酒随意地放在酒柜上,XO酒座旁摆着茅台酒。大班台靠着的一面墙,灰黑相间的大理石拼出虎纹的气势,这个中年男人,还是个狮子座,在星座达人眼里,这是个最爱“炫耀”的星座。 说起刘柏权,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常平本地商人很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着词汇:“他和我们不太一样。”他说的“我们”,是指大多数非常低调的本地企业家,这些企业家,哪怕私下可以与记者谈笑风生、把酒言欢,但只要一听上媒体露面,立刻弹出十米开外。 聊起个人经历,刘柏权一会儿跑到大班台旁边抽出张自己飞行的短片碟,一会儿又到酒柜下的纸箱里翻出他穿越沙漠的光盘。他更愿意把电脑里和领导的合影、肯尼亚自驾行的照片,翻出来给人看。他喜欢探险,去过南极、亚马逊河,也到过罗布泊,他的脸颊和露出的手臂皮肤有着鳞片状的棕红色,他说,这是因为经常“爬山”的结果。 刘柏权并不是第一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在东莞市警方提供的材料里,也提到了他之前的见义勇为。第一次是1991年在厚街,刘开车去珠海看航展,看到旁边一辆大巴上,十几名乘客“很奇怪地”站在中间过道上,他怀疑是抢劫,追了半个小时逼停大巴,车上四个劫匪亮出了刀,刘柏权也害怕了,“嘴巴不停动,就是讲不出话。”退了两百米,见来了四五个治安员,这才又回去抓了两个劫匪。 其实,因为拥有私家飞机,刘柏权已经不止一次在媒体上露脸。10年前,他就考了三角翼动力滑翔机的牌照,6年前考了贝尔206的牌照,飞行时间已超过2000小时。 刘柏权的机场上停着四架飞机,一架三角翼滑翔机,三架直升机,其中两架手续齐全。除了爱好飞行,刘柏权说,原本买飞机是“想用来搞营运的”,打算申报飞澳门、飞香港,可手续一直没办下来,现在的飞机暂时只能是“娱乐飞行”。 但是一听到别人称他是富豪,刘柏权反应极大:“不要说富豪,笑死人了,东莞大把人有钱。”他说,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企业主,开水泥厂,做房地产兼营酒店,做点小生意。 这个14岁读到初中就出来做事的东莞土著商人,说的“小小生意”包括在常平镇上的三间四星级以上的酒店。也不全是他谦虚,有知情者透露,在常平商人圈里,刘的财富别说离“首富”远得很,可能前十名都未必能进。 他还热心捐资和行善。常平公安分局的办公大楼大堂,有一面墙刻着捐款人的名单,刘柏权名字下面的数字是6万。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当晚,刘柏权和常平商会另一个副会长坐飞机赶去重庆,连夜包车赶往成都,然后又重金悬赏让司机把他们送到重灾区,到了北川一个镇走不动了,他又一个人租了部摩托车,最后摩托车也没法走,于是他就步行。 一路上他带了几万块钱,“有人给一百,有人给五百。”后来发现给钱也没用,人家需要吃的,加上自己钱也派完了,就回来了。 出于“本能” 在东莞,最有钱的老板们到底多有钱,其实都是搞不清的秘密。 一位厚街的亿万富豪在香港打的,他听到的士司机说了两句类似东莞话,立刻表情诚恳地凑上去:“你东莞人啊?”香港司机白了他一眼:“我才不是你们东莞人呢!” 想认乡亲的亿万富豪讪讪地闭上了嘴。同行的人回忆片断时总结,对于这种10多岁前都过着农民生活的富豪们来说,骨子里仍然保持着朴素的农民式情感和思维方式。 刘柏权也是农民出身,他自称“书读得少”,那天的直升机捉贼,他反复强调只是 出于“本能”。在自己的地头做这个事,似乎再正常不过,就像他开着保时捷赶路时,也没太在意路口是否亮着红灯。刘柏权开始没想过会有什么样的反应。对于人家说他炫富,他有点惊讶。 网上有一段关于富豪直升机送孩子上学的视频片段,刘柏权解释说,当时一家人在顺德赶不回来,二儿子要上学,机师于是送他,因为怕赶不及,于是二儿子要求机师将飞机降落在学校附近的足球场上。起飞前儿子发了条信息给一个女孩,告诉他自己将在那里降落,女孩赶到时就用手机录了下来,总共17秒。过了两年,两个人没有在一起了,女孩子就把这段视频放上了网,于是这段事就扬开了,但他从来没开直升飞机送儿子上过学。 在帮着捉过三次贼后,刘柏权也经历了被抢。大约四年前被抢过手机,一年半前被抢了金链和玉坠,价值二十多万,当时身边两个保镖也去追,追了几十米没追到。被抢后第三天,刘柏权想“放蛇”,他花几十块又买了条“金链”找人戴着,结果还是劫匪凶狠,这次又被抢走了。 而此次捉贼,“又这么巧撞上了”,只是事情的推进完全出乎刘柏权的意料,广东省公安厅对于他这次见义勇为行为的认定非常迅速。7月18日下午,受省委常委、政法委书记、公安厅厅长梁伟发的委托,省委政法委秘书长、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朱穗生专程赶到常平,为刘柏权颁发见义勇为证书和奖金。刘柏权第一次被一群记者长枪短炮包围。 “这种事只会在东莞发生。”一个长期和东莞本地商人打交道的媒体记者看到报道后说,在他的印象里,大多数东莞富豪们的低出身,让他们有一种朴素的特质,做事没那么矫情,“他们不会想那么多。” 这就是他们的常态,当你听说他们的故事时,那些离奇的剧情可能连编剧都编不出。 刘柏权有三个儿子。20岁的大儿子刘卓良那天和他一同捉贼,也一起受到了表彰。 刘柏权认为教孩子最重要是“第一不要偷东西,做人认真点,不要吹牛,要做好人喽”。他觉得捉贼的经历让大儿子知道,“做贼这么惨,当然不要偷东西啦!” 听他的语气,这次直升机捉贼并不是第一次出动,但他说,以后就算用也不会给人知道了。 对话: 我痛恨抢劫 南都周刊:这件事报道之后得到这么多关注,你有什么担心吗? 刘柏权:暂时不考虑这些。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。我自己又没什么负面的东西,没什么怕的。 南都周刊:不怕报复? 刘柏权:想不了那么多,也怕不了那么多,反正他敢来报仇就来喽,到时候再说了。 南都周刊:大家也好奇这次你出动飞机追贼的费用,有人猜有几十万。 刘柏权:没有这么多。飞机的费用差不多固定的,当时没考虑这个,年年都要用这么多,平时出入都没计成本的。 南都周刊:为什么会那么投入的捉贼? 刘柏权:我自己开酒店,酒店旁边有人抢东西已经好多宗了,大家逛街什么都不敢带,一出去就被抢。也听过很多朋友被抢,所以我很痛恨(抢劫)。 南都周刊:你怎么看社会上的仇富现象? 刘柏权:我不是富豪,就不怕他仇喽。 南都周刊:你会希望社会上多点像你这样的见义勇为吗? 刘柏权:我这次获得了这个见义勇为奖,感觉好荣幸,希望以后大家见到不法之徒,都能照捉。这样社会就会很和谐了。 南都周刊:你听说过身边商界朋友有这种见义勇为的事情吗? 刘柏权:(笑)少点喽。我这样的人,没什么所谓,见路不平,都要帮。就是这样啦。 南都周刊:有舆论认为东莞企业家缺乏社会责任感,你怎么看? 刘柏权:有的企业家没这种胆量出来面对这些也不奇怪,各人是各人。知道我这次拿了奖之后,希望他们见事不平,啦啦声(赶忙)出来帮手喽。 南都周刊:能说下对社会责任感这个词语的理解吗? 刘柏权:呵,好了,时间到了,就聊这么多吧。(来源:南都周刊)
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